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催眠师男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师男友
第一章 宏明一直对催眠术很有兴趣,我记得他和小詹常试着催眠彼此,小詹做起 催眠也是相当有架势,但他们似乎并没有什幺成果,宏明在高中时曾试着要催 眠我,但结果并没有成功。 他只是一直对我说话,但我并没有睡着,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我承认那种 感觉确实蛮轻鬆的,但那只是放鬆,并不是催眠。 所以当我在生物科遇到困难,想求助宏明的时候,他向我建议催眠术让我 感到相当的怀疑,他说只要我每个星期给他一堂课的时间,我就能够随时做自 我催眠,使自己读书时更有集中力。 我一点也不相信,但看在宏明那幺热心的样子,我还是答应了他,在一个 星期四下午我们结束了第一堂课之后,我跟他到他的宿捨去,他要我坐在他的 床上,而他则坐在我对面的椅子,除了一张书桌和电冰箱之外,这就是这个房 间所有的东西了。 他关起了门,并关掉了灯,拉上了百叶窗。 我笑了笑,「这样太暗了吧。」 「不会,再等一等就开始了。」他说着。 突然他打开了电脑萤幕,萤幕中出现了一堆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漩涡,我 想那是他的萤幕保护程式,由于整个室内只有萤幕这个光源,这些色彩显得格 外耀眼,我甚至可以看到漩涡映在他的脸上。 「这是什幺?」我问。 「这是可以帮助妳放鬆的程式,我要妳轻鬆的坐在那里,并看着萤幕,当 我想放鬆的时候,我也会使用这个程式,妳只要坐好​​,将手放在膝盖上,轻鬆 并专心的看着萤幕。 」 我将手放在膝盖上,然后看着萤幕,我试着专心的看着某个点,但炫目的 漩涡让我无法办到,就这幺过了几分钟,他一直没有说话,我开始觉得烦燥, 想看看这个房间还有什幺,但宏明突然发出了声音。 「放轻鬆,韵如,轻鬆的看着萤幕,跟着这些漩涡,妳感到自己也跟着漩 涡旋转,感到自己不断的被吸入,轻鬆的看着萤幕,妳会觉得很放鬆,从妳的 眼睛开始,妳全身都愈来愈放鬆了,一种温暖而放鬆的感觉扩散到妳的全身, 看着萤幕,听着我的声音,然后深深的放鬆。 」 宏明的声音非常柔和,又有一种坚定让人不敢反抗的力量,我跟着他的声 音,感到自己不断的被眼前的漩涡吸入,这种感觉非常的放鬆,我开始感到自 己的眼皮愈来愈疲倦,全身都慢慢的开始使不上力,那种感觉很快的扩散到我 的脖子、我的背还有我的手脚,全身都感到温暖而沉重。 「很快的,妳会发现妳的双眼太疲倦了,它们会自己闭上,妳完全无法继 续张开妳的眼睛,妳甚至无法保持清醒,除了让自己深深的睡去外,妳什幺也 无法做,妳的双眼真的好疲倦,深深的睡去吧。 」 我的双眼快烧起来了,我从来不曾感到这样的疲倦,我好想要继续看着萤 幕,所以我不想闭上眼睛,但是我真的撑不住了,我的眼皮完全不听指挥的闭 了起来,现在我只能听到宏明的声音了。 「深深的睡去,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深深的...」 接下来我什幺也不记得,我只知道我睁开了双眼,看见宏明正微笑的看着 我,灯是开着的,电脑萤幕也关了起来,我觉得很愉快,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 力,就好像睡了一场好觉一样。 「妳觉得怎幺样?」他问。 「很好啊,你什幺时候才要催眠我?」 他将手放在我的右手上面,然后说着,「记起来。」 他的声音、电脑萤幕还有我闭上双眼睡去的回忆突然灌进了我的脑中,虽 然其他的部份仍然是一片模糊。 「哇,你成功了!」 「当然啰,这个。」他打开手上的盒子拿出了一条金色炼子的项炼,那真 是非常的漂亮,他一将它拿出来我就感到我的眼神离不开它了,「这是要给妳 的。 」 「喔,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礼物,我们又不是...」 「妳不要误会,这本来是我奶奶的项炼,我只是将它藉给妳,因为这可以 让妳练习自我催眠,等妳回到宿舍后,妳只要戴上这条项炼坐在镜子前,看着 镜子里的自己,并且在嘴里不断重複着『凝视、凝视』,就能达到自我催眠的 效果了。 」 我点点头,收下了这条漂亮的项炼,「你什幺时候可以再催眠我?」我迫 不及待的想再体验这种感觉。 「下个星期,这段时间妳先用这条项炼练习。」 当天晚上我戴上了那条项炼坐在镜子前,我将房间的主灯关了起来,故意 让房间像宏明那边一样暗暗的。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自觉的就将焦点放在脖子上的那条项炼,我慢慢 的念着:「凝视、凝视」,突然我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沉重垄罩我的身体,我 每念一次,就感到身体愈沉重,也愈来愈困倦,可是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不去 念那个片语。 「凝视、凝视...」我感到自己跌落到了地板,完全的睡去。 几天后的生物测验的的成绩明显的进步了,从上次被宏明催眠后我只上了 一堂生物课,但是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了,今晚他答应要做第二次疗程,我到 了他的宿舍门口,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上一点。 「妳觉得我的疗程有用吗?」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几天我觉得自己从未这样的专心,我等今晚等好 久了。 」 「好吧,看着我的眼睛,韵如。」 我几乎来不及思考,就立刻被他的眼神锁住,听着他的声音,我感到自己 深深的陷了进去。 「凝视着我的双眼,妳感到自己深深的、深深的被吸入,妳开始想眨眼, 每眨一次眼,妳就觉得自己愈来愈疲倦,眼皮愈来愈重,上个星期妳进入了如 此深沉的催眠状态,今晚妳会更快的进入更深沉的催眠状态,看着我的眼睛, 深深的陷入我的力量。 」 「深深的睡去吧,妳已经无法张开眼睛了,闭上双眼,什幺也不要想,让 我的声音带妳进入不可思议的催眠,妳脖子上的项炼会帮助妳更容易的被我催 眠。 」 我真的好累,完全无法抗拒他的每一句话,当他提到项炼的那一霎那,我 感到自己整个身体突然瘫软了下去,我想要挣扎,但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 接受我的指挥,我什幺也不能做,只是倒了下去。 当我再度恢复知觉时,竟然是在我的宿捨了。 电话响了起来。 「餵。」 「妳记得什幺吗,韵如?」是宏明的声音。 我认真的回想着,从他要我看他的双眼后我就没有任何记忆了。 「你的眼睛。」我回答道。 「还有项炼。」他说着。 突然我感到思绪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跌落入另一个世界,「是 的. . . 」我在矇眬中勉强的回答着。 「韵如,睡吧。」 从那以后我的成绩持续的进步着,但是我发觉自己开始冷落了朋友,大部 分的时间我都花在了课业上,除了见宏明的时间除外,我几乎从早到晚都是在 读书。 有天当宏明在我家的时候,玮伶突然来访。 我向他们介绍着彼此。 「很高兴见到妳。」宏明微笑着。 玮伶也看着他微笑着,「我常听到她提到你,听说她成绩进步这幺多都是你 的功劳,你能不能也帮帮我啊? 」 听到她这幺说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忌妒,宏明是我的,他只能 帮我,但我却看到他的眼神贪婪的在玮伶身上游移着,老实说,玮伶真的很漂 亮,她比我高一点,身材也比我玲珑有致的多。 「韵如,我能表演给她看吗?」 「当然可以啊。」我装做无所谓的说。 直到这一刻为止,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很矜持的人,我从不做什幺特别的打 扮,也不会特别在意自己的身材,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好想为宏明展露我的身 体,又懊恼着自己比不上玮伶。 玮伶坐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她旁边,宏明则拿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放轻鬆,催眠是不需要努力去做的,妳所要做的只是轻鬆的听着我的声 音,跟着我的声音,妳会觉得自己愈来愈放鬆,放掉全身的力量,感到全身都 不再紧绷,只要听着我的声音,妳觉得自己的眼皮愈来愈重,我的声音让妳很 平静、很放鬆、很想睡. . . 」 我发觉自己愈来愈困,但我努力的想保持清醒,我要看着玮伶被他催眠, 我看到玮伶开始不断眨着眼睛,身体也明显的放鬆着。 几分钟后,她的眼睛几乎只是半睁着,然后宏明伸出手点了下她的肩膀, 突然她就闭上眼睛,全身失去了力量躺在我的床上,我正想称讚宏明他的催眠 术,却发现他将手伸了过来也点了我的肩膀,然后我就突然什幺也无法思考, 再也无法张开双眼,失去力量倒到了床上。 当我张开眼睛时,我看到玮伶坐在床上,她紧闭着双眼,头无力的垂落在 胸前,她看来是那幺的放鬆,看着宏明催眠她让我感到一阵兴奋,宏明正在对 她说话,我决定静静的看着。 「玮伶,妳现在被我深深的催眠着,任何时候只要妳听到我说:『女生宿 舍,玮伶』,妳就会立刻回到像现在一样深沉的催眠状态,了解吗? 」 「是的,主人。」玮伶的声音单调而没有感情,由于她垂着头,嘴巴对着 自己的乳房,声音格外的模糊。 听到她称宏明主人又让我感到兴奋,我不禁想到自己被催眠时不知道是不 是也是这样,我有叫宏明主人吗?如果是平常我一定会很生气,至少感到很不 舒服,但现在我竟期盼自己有这幺做过。 「韵如,妳想我该对我的新奴隶做什幺?」 新奴隶?那代表我也是奴隶吗?我竟感到有点高兴。 我看着宏明,「让她在看到你弹手指就不由自主的脱衣服好吗?」不知道 为什幺,我做出这样对不起玮伶的建议。 宏明看着我的眼神似乎也有点吃惊,「嗯...」他想了一下,「这个主 意蛮不错的,可是我想做些更不一样的,妳曾经想过餵母奶给婴儿吗? 」 「有啊,可是我又没怀过孕,根本分泌不出乳汁。」 「做做样子就好了,不要担心,脱去妳的上衣和胸罩,看看我要对玮伶做 什幺。 」 宏明将手放在玮伶的膝盖上对她说话,我听话的脱去了上衣,并解开了胸 罩,很自然的让自己的两颗乳房露在外面,我看到玮伶慢慢张开了双眼,眨了 眨眼睛,还搞不清自己在哪里的样子。 「玮伶,妳是刚出生的小婴儿,妳觉得好饿,妳想要吸奶,妳看到妈妈了 吗?看到她的乳房了吗? 」 玮伶贪婪的望着我的胸部,我稍稍的移动身体,她的眼神也跟着我的乳房 晃动。 「韵如,抱住这个小婴儿,用妳的手抱住她。」宏明突然对我说道。 我看到一个小婴儿在我面前,她妈妈呢?她好像很饿,我应该要餵她,真 是刚好我没有穿上衣,我用双手紧紧的抱住她,让她的头凑进我的乳头,她立 刻贪婪的吸吮了起来,我感到有点痒,还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了,玮伶,妳吃饱了,现在妳想要睡觉了,妳觉得好困,在妳妈妈的 怀抱里安心的睡去吧。 」 这个婴儿闭上了眼睛,安心的睡着,我轻轻的晃着她。 「韵如,清醒。」 突然我怀里抱的婴儿变成了玮伶,我看看四周,看到宏明不怀好意的对我 笑着,我怀中的玮伶全身只剩下一件内裤,我上半身也赤裸着,乳头上还沾满 了口水。 「有趣吗?」他问。 我用尴尬的笑容回答他。 「我将上次那个催眠的程式传到了妳的电脑,以后妳只有用游标点两下就 可以自己做催眠的练习了。 」 他说着又将手放到了玮伶的膝盖上,「妳什幺也不会记得,妳只会记得听 着我说话,然后感到非常的轻鬆,妳会觉得我失败了,我没有办法催眠妳,因 是妳是不会被催眠的那种人。 」 「但是从现在起,妳会常常来找我,因为妳仍然希望我帮妳放鬆,妳也会 常常来找韵如,妳想看看她电脑里那个催眠的程式,当我弹手指之后,妳会张 开眼睛,但继续留在催眠状态中,穿上自己的衣服,当妳穿好衣服后就会完全 的清醒过来,什幺也不记得。 」 然后宏明弹了下手指,玮伶张开了眼睛,但看起来就像个傀儡一样,她慢 慢地捡起自己的衣服,并一件一件的穿了上去。 「妳也穿上衣服吧,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奇怪。」宏明对我说。 我比玮伶先穿好了衣服,然后她也穿好了衣服醒了过来。 「喔,感觉真的很轻鬆,可惜你无法催眠我。」玮伶眨了眨眼,有点感叹 的说着。 宏明笑着摆了襬手,「是啊,催眠韵如就容易的多,她的催眠感受度真的 很高,像是现在,她只要用脖子上的那条项炼就可以自己催眠自己。 」 我突然感到脖子上的项炼沉重起来,我低下头想看看它,在我看到项炼的 那一瞬间,我立刻被捲入了另一个世界,宏明好像在和我说话,可是我什幺也 听不到。 我张开眼后看到的是天花板,我发觉自己躺在床上,然后宏明和玮伶看着 我笑着,我坐了起来,心里想着他们不知道在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什幺,我甚至 不太记得为什幺他们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我们觉得妳不适合当一个奴隶,因为妳实在太正经了,为了让妳成为一 个更好的奴隶,我决定给妳一个训练,我要妳和我们一起走出这个房间在这栋 宿舍里四处走动,每当妳遇上一个人,妳就会脱去一件身上的衣物,当妳脱光 身上的衣服后才可以回到这里。 」 我心里感到一阵恐慌,他真的要让我这幺做吗?我还在想的时候,他又继 续说着。 「当妳在回到房间的路上,如果遇到女的,妳就会要求她抚摸妳的胸部, 如果遇到男的,妳就会要他拍一张妳全裸的相片,等你回到这里后,我会给妳 更多的任务,现在去吧。 」 我不要,我不可以在整个宿舍的人面前丢脸,这样我以后怎幺见人,但是 我的身体却不听话的站了起来,并且往门的方向走了过去,我试着去抗拒,但 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诗婷,她是这里的学生会长,正好走出门来,我勉强 的对她微笑着,便开始脱去身上的T卹。 「妳在做什幺?」她问。 宏明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对诗婷说着,「你好,我叫做戴宏明,我可以对 妳说明,进去说好吗? 」 诗婷半推半就的和他走了进去,并关上了门,我很想知道宏明会对她做些 什幺,但我的脚却自己往前走去。 我遇到的下一个人是小马,我以前曾经很迷恋他,直到宏明再度进入我的 生命,我很想什幺也不做,但我的手却自动的脱去了胸罩。 「妳在做什幺?」小马问着。 「我只是服从主人的命令。」我回答。 玮伶在一旁笑着,「她被催眠了,等等她会脱到一丝不挂的。」 「到时再带她过来。」小马说着,双眼一直盯着我的乳房。 「当然...」韵琳双手撑住床準备站起来,但是动作却僵在那里,怎幺   也站不起来,她愣了好一阵子,「怎幺会这样!?」     宏明握起韵琳的左手,让她伸直了左手,然后在她耳边说着,「妳的左手   变的很僵硬,变的像铁一样,动不了了。」接着他放开她的手,韵琳的手就这   样直直的向前伸着。     「好神奇啊,」韵琳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怎幺办到的?」     「好玩吗?我可以表演多一点给妳看。」     我在一旁等着看宏明还要对她做些什幺,却发现他将手伸了过来,然后在   我耳边弹了一下手指,我便突然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后,我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跪坐在地上,脖子上还套着狗鍊,我   赶紧站了起来,随手抓起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挡住自己的身体,我还注意到   嘴里有一些很奇怪的味道,我吐了吐舌头,试着将嘴里的东西吐掉。     「妳怎幺了?」宏明走到了我的面前,「干嘛这样遮遮掩掩的,这里又没   有别人,没穿衣服也是很自然的啊。」     他的话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说服力,突然间我心中的困窘全都一扫而空,我   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让自己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和我妹妹面前,我回到   韵琳的身边坐下,她仍然坐在床上,左手直挺挺的向前伸着。     「姊,妳真的不先穿上衣服吗?」韵琳转头看着我,表情除了讶异外还带   着一点担心。     「不用啊。」我无所谓的说着,反正这样很舒服,这里又没有别人在,我   一点也不想穿上衣服。     「妳现在相信我的催眠术了吧?」宏明对着韵琳说着。     「当然,」韵琳说着,我看的出她感到有一点恐惧,「好了,就到此为止   吧。」     「还没呢,我还要让妳体验催眠的美妙。」     「不用了,」韵琳急忙的说着,但宏明没有理会她,将手伸到了她的耳朵   旁边,「不要...」韵琳试着闪开,但她根本站不起来,在宏明弹了手指之   后,她立刻瘫软在他的怀中。     「深深的、深深的,进入平静的催眠世界...」宏明凑着她的耳朵旁说   着,她只是深深的睡着,脸上呈现婴儿般的鬆弛。     「韵琳,仔细听我的话,」宏明引导着她进入更深的催眠之后,又开始说   着,「张开妳的双眼,但继续停留在催眠状态。」     韵琳微微的张开了眼睛,视线迷矇的没有任何焦点,接着宏明从口袋拿出   了一枚金色的硬币。     「看着这枚硬币,它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今后不论在什幺地方,妳正在   做什幺,只要妳一看到这枚硬币,妳的目光就会完全被它吸引,妳会停止妳的   动作,停止妳所有的思考,而在这段时间,妳只能听到拿着硬币的我说的话,   我说的命令妳都会服从,我说的话妳都会觉得是事实,了解吗?」     「了解。」韵琳平淡的说着。     「很好,」宏明说着,握起了硬币,「现在当我数到三之后妳就会清醒过   来,一、二、三!」     韵琳眨了眨眼,赶紧从宏明的怀中坐起身来,她看着自己的左手,伸展了   一下,好像很高兴自己恢复了自由,接着她站了起来,顺手拨了下头髮,「我   能站起来了!」     突然宏明将硬币秀了出来,她的脸上立刻失去了表情,右手就这幺在半空   中停了下来。     「当妳恢复意识后,妳会发现你完全不能移动,妳可以说话、可以转动妳   的脖子,但妳的全身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别人摆布。」话说完,宏明又握起   了硬币。     韵琳眨了眨眼,表情回到了脸上,但身体仍然停留在那个奇怪的姿势,她   皱起了眉头,「我动不了!」     宏明没有理会她,倒是突然看着我,「韵如,过来跪在她前面。」     我不知道他为什幺要我这幺做,但我就是很自然的走了过去,恭敬的跪在   妹妹的前面。     「妳其实一直很渴望妳妹妹的身体吧?现在脱去她的裤子,用妳的舌头让   她快乐。」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我不喜欢用嘴巴做这档事,也从来都不是个同   性恋,但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想品尝韵琳的阴唇,我伸出手解开她裤头的钮釦,   接着拉下了拉鍊,看到她粉红色的小内裤。     「姊,别这样!」韵琳哭喊着,但我一点也没理会她,拉下她的内裤,将   头凑了过去。     韵琳原本还一直叫着,但突然停止了声音,我猜想一定是宏明又拿出了硬   币,接着我听到宏明的声音,「妳的身体变的相当敏感,韵如的舔弄会让妳很   快的到达高潮,享受从未有过的快乐。」     「姊...」接下来韵琳又开始喊着,但声音却不再像之前的乞求,而更   像是娇喘,「啊...」     听着韵琳的声音,我似乎也兴奋了起来,用舌头快速的拨弄她的每个性感   地带,她的叫声也愈来愈高亢。     「啊...不行了...」没多久,她大叫了一声,似乎到达了高潮。     接下来宏明扶着我的肩膀,「好了,韵如,好好的休息一下。」他在我耳   边弹了一下手指,我立刻失去力量,沉沉的睡了过去。     接下来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再醒来后宏明已经离开了,我有试着问   问韵琳,但她却连被催眠过这件事都不记得,我有点高兴,至少在这一点上我   是胜过她的。          在那之后我有几个月不曾见到宏明,我们都很忙,尤其是他又找到了新的   工作,再见到他是在一场大学的派对,那是亚鑫邀请我去的,而宏明则是收钱   要在那场派对中作一些催眠表演。     亚鑫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可是我对他没有意思,事实上现在除了宏明外我   对其他的男孩都没有感觉,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一切都充满了威严,让   我无法自己的被他吸引。     宏明的表演被安排在派对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时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微   醺的状态,我承认我也喝醉了,亚鑫一直递酒给我要我放开一点。     宏明走上了临时拼凑出来的舞台,他一说话,所有的人就安静了下来,似   乎大家对他的催眠表演都很有兴趣。     「在开始前,我要先告诉大家,催眠不是魔法,那是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   的一种自癒的力量,今晚我可能会用我的声音帮助你放鬆,当你听着我的声音   你会觉得放鬆是那样的容易,你会知道倾听和放鬆是那幺自然,你会听着我的   声音,觉得很想睡觉,你会发现自己可以很容易的在我的声音中放鬆,就这幺   深深的、深深的,将自己放鬆...」     宏明不断的说着类似的话语,那种熟悉的倦怠感又涌入我的身体,我想看   看四周其他人的状况,但是我真的太累了,我不由自己的垂下了头轻轻的靠在   身旁的亚鑫身上,朦胧中我看到他闭上了双眼,表情完全的鬆弛着,然后我也   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度张开眼时,看到舞台上多了一个叫做小雅的女孩,我转头看了看   四周,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他们。     宏明让她坐在一张椅子上,并拿着一个怀錶在她眼前晃动,「放轻鬆,小   雅,看着我手中的怀錶,感到妳的眼睛愈来愈疲倦,看着怀錶,好睏、好想睡   觉...」     小雅的表情慢慢变的呆滞,宏明不断的重覆着放鬆、沉重等的词句,很快   的她就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然后宏明给了她一些指令,像是让她学   小狗叫、跳脱衣舞,还让她脱去上衣让在场的男人摸摸她的乳头。     最后他叫醒小雅让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什幺也不记得。     他说要寻找下一个自愿者,然后我看到他比着我,「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请上来吧,韵如。」我还在犹豫着,亚鑫却热烈的推我上台,我想他一定是想   看我的裸体或占我便宜才这样的。     我坐到了台上,有点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人们,然后宏明也在我面前摇晃着   怀錶。     「妳太紧张了,不要去在乎台下的人,只要看着怀錶,什幺事都不要想,   看着怀錶,轻鬆的跟着它左右摆动,妳会发现自己的呼吸跟着怀錶左右摆动的   频率,左、右、呼、吸...什幺都不要想,妳的眼里只剩下怀錶。」     开始我尽量试着不去在乎台下的人,当宏明慢慢的引导我的时候,我发觉   我真的忘了台下的人,我的眼中、甚至于整个脑海里都只剩那个怀錶,什幺也   无法在乎了。     「妳开始愈来愈想睡,好沉重、好睏,妳觉得好累,累到完全无法张开双   眼,保持清醒是那幺的困难,真的好累...」     我感到双眼愈来愈沉重,然后宏明伸出手在我耳边弹了一下,「睡吧。」   我立刻闭上眼睛,完全失去了知觉。     「韵如,告诉我妳记得些什幺?」     我张开眼,什幺也弄不清楚,只觉得台下的观众都贪婪的望着我,「什幺   也不记得。」     「很好,」他说着,对着台下比了个手势,「放音乐吧。」     我听到音响传出了熟悉的舞曲,然后发觉自己的脚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我才意识到我是在跳舞,我想要停止,但我身上没有任何一处听我的指挥,我   转念一想,其实跳舞也没什幺不好,至少比刚刚的小雅要好的多。     但是我却发现自己的手正在解开上衣的钮釦,我开始担心了起来,慢慢的   我脱掉了上衣,台下的人们开始鼓噪了起来,我真的很想停止,但身体的舞动   却只是愈来愈强烈,接着我又脱去了裤子,然后是胸罩,我就像是个专业的脱   衣舞孃一样,我终于放弃了,我想在脱去内裤前,我是无法停止的。     突然宏明做了个手势让音乐停止,我的动作也跟着音乐停止下来,但是我   仍然无法控制自己,我只是茫然的望着前方呆立着。     宏明对着观众说道,「团体催眠。」突然台下变成一片死寂,我看到他们   的眼神都变的涣散无神。     「深深的、深深的进入催眠状态,我要你们看着台上的韵如,男孩们,你   们会发觉韵如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但是你们不会追求她、约她出去,或   对她做任何不礼貌的行为,因为她是属于我的,女孩们,妳会觉得她是妳最好   的朋友,妳想成为和她一样的人,另外,妳会很想再度感受我的催眠,你们完   全的信任我,现在除了韵如之外所有的人都清醒过来,对刚刚发生的事完全没   有记忆。」     台下的群众又恢复的生气,接着我感到宏明触碰着我的肩膀,「韵如的项   鍊。」 一种莫名的疲倦又袭捲过来,我立刻闭上眼睛垂下了头,我知道宏明在对   我说话,但我完全不知道他说了些什幺,接着他弹了下手指,我缓缓的张开了   眼睛。     首先我发觉我身上什幺也没穿,然后我发现我竟然在手淫,我的左手在阴   户四周不断的搓揉着,我慢慢意识到我还在台上,台下的群众都用着淫秽的眼   神看着我,但我是那幺迫切的需要性爱,我无法停止自己,只能继续暴露在大   家面前玩弄自己。     没多久后我终于达到了高潮,那一瞬间我很想立刻躲起来,但一种沉重而   轻鬆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我什幺也没办法做,只是呆立在舞台上。     突然亚鑫出现在我的身边,他色瞇瞇的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胸部,这时候我   恨透了自己的无能为力,我好想掴他一巴掌,但是却完全办不到,甚至做不出   生气的表情,我听到观众在台下的笑声,然后宏明又说了那句话,「韵如的项   鍊。」     当我再度醒来后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宏明仍然在台上做着表演,我发   觉亚鑫消失了,接着宏明又催眠几个女孩后,在台上对大家鞠躬,台下则响起   热烈的掌声。     因为亚鑫消失了,我开始担心我该怎幺回家,我想宏明可能愿意带我,但   却看到他被一群女孩子围着,正当我打算放弃时,宏明却注意到我,朝我走了   过来,他吻了我一下,「我猜妳需要交通工具?」     我点点头。     「妳可以搭乘我的车,但我要妳今晚留在我家,还有这边有几个女孩也会   到我家去。」     能和宏明相处一整个晚上是很动人的提议,所以我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和我们一起走的有小雅,还有两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我们一起坐上宏   明的车,準备回到他的房子,我和坐我身边的女孩聊着,原来她叫做洁仪,是   我学校心理系四年级的学姊,她说她也有学催眠,还被学校的教授催眠过,但   是宏明的表现更是优异。     另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叫做月吟,她是个专业的舞者,小雅则是艺术学系   的学生,她们两个都表示之前从未接触过催眠。     当我们到达宏明的房子,他要我们待在客厅,然后帮我们準备了饮料,我   们开始先天南地北的聊着,虽然我知道话题终会回到催眠上,果然如此,没多   久宏明就开始和洁仪聊起了催眠的技巧。     宏明想要看洁仪催眠的方法,后来决定让她催眠小雅来示範。     宏明将房间的灯光调暗,让小雅坐在沙发上,洁仪则坐在她对面的板凳,   开始对她说话。     「轻鬆的听着我的声音,小雅,看着我的眼睛,妳会发现我的眼睛相当的   吸引妳,它就像是漩涡一样将妳捲了进去,我要妳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重重   的吐出来,和妳的压力一起从身体排开,当妳一吐气,全身肌肉的力量也跟着   消失了,小雅,继续吸气、吐气,看着我的眼睛并深深的放鬆...」     洁仪将手放在小雅的腿上,「妳感觉到我的触碰,我的手是那样的温暖而   具有魔力,当我碰到妳的大腿,妳就觉得大腿失去了力量,当我碰到妳的手臂   时,妳的手臂就失去了力量...」     洁仪的手游过小雅的每一个部位,每碰到一个地方,小雅就更放鬆一些,   她的身体像是洩了气的汽球,慢慢连坐在椅子上都有困难。     「很好,深深的放鬆,现在我要触碰妳最后一下,然后妳会完全的放鬆自   己,当我触碰妳最后一下,妳会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深深的催眠,最后的一   次碰触...」     洁仪靠向前去吻了下小雅的嘴唇,小雅立刻闭上眼睛,整个人倒在洁仪的   怀里。     「喔,妳做的很好,我都快被妳催眠了,」宏明说着,「我想妳们两位也   是,是吧?」     确实如此,在看着洁仪催眠小雅的过程中,我感到非常的轻鬆,这时候我   看到洁仪向月吟靠了过去,她看着她的双眼,然后靠向前去吻了月吟一下,这   时月吟也立刻闭上了双眼,像小雅一样臣服在洁仪的催眠力量。     「妳呢?」突然洁仪看着我说着,「妳也想成为我的宠物吗?」     我想回答,但是慑服在她的眼神下,我什幺也说不出口,接着她向我靠了   过来,用她那对柔软的双唇吻着我,一种放鬆的感觉立刻佔据了我,我什幺也   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后,我发现月吟她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身边,我坐了起来,而小   雅也在这时醒了过来,我才发现我们三人都什幺也没穿,洁仪和宏明在前方的   座位上谈话,我听不清他们谈话的内容,没多久后,月吟也醒了过来。     「欢迎妳们回来,」宏明露齿笑着,「很舒服吧?妳们觉得如何?」     「很棒。」小雅回答道。     我同意我也觉得很棒,我实在想不起还有什幺更舒服的事。     洁仪开始说话,我发现我完全没有办法不去听她说话,她的声音就像大海   一样,而我只能沉浸在其中,「我在妳们每个人心里都放了一个后催眠暗示,   那是一个片语,只要听到这个片语,妳们就会服从我所有的命令,月吟,『东   方珍珠』。」     我转头看了看月吟,只见她眨了眨眼,直盯盯的望着洁仪。     「月吟,放鬆妳全身的肌肉,妳的头脑完全清醒着,但妳是如此的放鬆,   放鬆到完全无法移动。」     月吟的身体失去支撑的倒了下去,她躺在床上,双眼瞪着天花板。     洁仪微笑着,然后看着我,「雨中之舞。」     突然间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力量注入我的心灵,我眨了眨眼,只觉得要服   从洁仪的命令。     「韵如,我要妳看着月吟的下体。」     我转头看着躺在我身边的月吟,当我的眼神触碰到她的双腿之间,就再也   离不开了。     「韵如,我要妳帮她口交,弯下身来,用妳的舌头去舔弄她美味的阴部,   让她快乐。」     我不是个同性恋,但是这一瞬间,我却感到自己无法抗拒月吟的下体给我   的诱惑,我弯下了身,伸出了舌头舔着她的阴唇,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一种   快感窜入了我的脊髓。     「很好,韵如,就是这样,小雅,『机关娃娃』。」     我看不到小雅的反应,但我想她一定也是和我们一样眨了眨眼,等候着洁   仪的命令。     「小雅,走到韵如身后,看看她充满诱惑的胴体,伸出手抚摸她的乳房,   用手指逗弄她的阴核,小雅,用妳的双手让她达到高潮。」     很快的我感到有人在碰触我的身体,不知道为什幺,我从没有这样敏感,   我继续舔着月吟的阴唇,感到快感不断的冲击着。     「很好,奴隶们,当我数到三后妳们会一起达到高潮,而当妳高潮后,妳   会感到一阵无法抵挡的睡意,事实上妳会立刻回到催眠状态,一、二、三。」     我大叫了出来,无法形容的快感像电流流过我的全身,然后很快的,我感   到自己的力量和思想都被抽空了,我甚至来不及离开,就将头埋在月吟的大腿   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度醒来时,我人在自己的宿舍里,床边留着宏明写给我的纸条,要   我去听电话留言,我按了留言键,第一通留言就是宏明给我的。     「嗨,韵如,项鍊。」     那种黑暗又吞没了我。     「妳喜欢和我在一起,妳不会再答应亚鑫的邀请,妳想要学习催眠,妳会   尽自己所能的去学好催眠,当妳醒过来后什幺也不会记得,妳只知道妳爱我,   妳会想尽办法的和我在一起,韵如,醒来吧.] 「好啊。」   他给我一灌百事可乐,我打开后喝了一口,故意用另一只手拨弄着我的项 鍊,吸引他的注意。   「你喜欢我的项鍊吗?」我问。   他有点脸红的说着,「呃,很漂亮。」   「还闪耀着光芒着。」   「是啊,闪耀着。」他说着,看着我的项鍊。   「每次我照镜子都会发现自己盯着它看,发现自己的目光无法离开我两个 乳房间的项鍊,闪耀着它那放鬆的、令人昏昏欲睡的光芒,很容易的,目光就 会停留在项鍊上。」   「很...容易...」他的反应比他姊姊来的更快。   「我想你一定很想闭上双眼,你看起来好累、好睏,你一定很想立刻就闭 上双眼,你很快就会闭上双眼,进入很深很深的睡眠,当你闭上双眼后,你会 完全的放鬆,你会继续站着,但你可以完全的放鬆,完全的服从我,放鬆、服 从...深深的睡去。」   他的眼皮几乎闭了起来,呼吸也变的缓慢而均匀。   「当我数到三之后你会闭上眼睛,深深的睡去,一、二、三。」   他闭上双眼,头深深的向前垂着,呆立在原处。   「深深的睡去,我要你从一数到一千,在你的心里数着,当你数到一千之 后你会醒过来,然后走到客厅坐下,当你坐下后你又会立刻回到比现在更深沉 的催眠状态,等着我的命令,现在开始数,毎个数字都让你进入更深的催眠状 态。」   我又喝了一口可乐,然后离开了厨房。   到客厅后,我的睡美人仍然维持着一样的姿势,我想她已经完成了我刚刚 给她的命令了,「月吟,妳现在可以听见我的声音了,妳感到妳的右手变的很 轻,就像手腕上绑了一大串氢气球一样,妳可以感受到它们,感到汽球将妳的 手慢慢举了起来,妳的手举愈高,妳就会更陷入更深的催眠,当妳的完全的伸 起来后,妳会完全的放鬆。」   她的手开始慢慢的向上举了起来,然后愈来愈快,我坐在她身边静静的看 着,直到她直直的高举着右手,「很好,妳陷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妳希望有 一个能随时让妳回到催眠的咒语,那个咒语就是『法兰西宝石』,但是只有我 对妳说这个片语的时候妳会立刻回到催眠状态,準备服从我的命令,现在你会 忘记自己曾经被我催眠,当我数到三后妳就会清醒过来,忘记被催眠时发生的 事情,只有在潜意识中记得我刚刚给妳的命令,一、二、三,清醒过来。」   月吟张开眼睛放下了手臂,然后坐直身子看着我,「对不起,妳刚刚说什 幺?」   「我说妳刚刚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催眠了妳弟弟。」我说。   「洗手间?」她看起来很疑惑,「催眠了我弟弟?」   「没错,我也学了一点,那不用花多少时间,事实上等一下他就会来到这 里坐下来等待我的命令。」我说明着。   「妳真的催眠了他?真的催眠了他?就像那天...」   「就像那天洁仪那样,如果妳想的话我也可以催眠妳。」   她看来很讶异,「真的吗?」不过她接下来摇了摇头,「不过我不想再被 催眠。」   就在这时她弟弟走了过来,无视于我们在一张沙发上逕自坐了下来,然后 立刻闭上了眼睛,全身瘫软了下去。   「他叫什幺名字?」我问。   「他叫月能,」月吟说着,很好奇的看着他,「妳可以让他像我们那天晚 上那样?」   「当然,月能,站起来,张开你的眼睛。」   他服从了。   「当我弹一下手指后你会清醒过来,你不会记得任何被催眠过的事情,但 是当你听到我说『字母系统』时,你就会立刻回到催眠状态,另外,只要你听 到我说『机器人』,你就会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抗拒我和你姊姊的任何命令,直 到我再度让你进入催眠状态为止。」   我弹了一下手指,他颤抖了一下,眼神立刻回复了生气,他转了转眼睛, 看着我们两个人。   「嗨,女士们,我怎幺会在这里?」他问。   「不用担心,月能,」我说,「你知道『机器人』吗?」   他眨了眨眼,然后我听到月吟喘了口气,我知道那一定是因为他回想到那 天晚上大家被洁仪催眠就是像这个样子。   「月能,脱去你的衣服。」我命令着。   他很快的照做着,将衣服丢到了地上。   「然后脱去裤子。」   他也立刻照做着,直到他身上只剩一件四角内裤站在我们面前,我欣赏着 他的身体,很不错的男性体魄。   「月能,我要你勃起。」   我的命令立刻就有了效果,他的内裤股了起来。   「不要动,直到我碰到你的阳具,在那之前,你什幺也听不到,什幺也看 不到,在我碰到你的阳具前,你完全不能移动。」他站在那里,就像人型模特 儿一样。   「这太吓人了。」月吟说着。   我对她说着,「想试试吗?」   「命令他吗?」   「不是,我是要妳和他一样,承认吧,妳也很喜欢那晚的一切。」   「不,我才没有。」她说。   「这幺不老实,那只好这幺说了。」   「什幺?」   「法西斯宝石。」   她讶异的看着我,但只有那幺一下子,她立刻闭上了双眼,整个身体倒到 了沙发上,「深深的睡去,很轻鬆的进入更深沉的催眠状态,妳是我的奴隶, 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会再度醒来,仍然什幺都不记得,但当妳听到我说『东方 美女』后,妳会完全无法抗拒我的命令,直到我再度让妳进入催眠状态,一、 二、三。¬¬¬」   她张开了双眼。   「啊,真可惜,我没有办法催眠妳,我真的很想拥有像妳这样的『东方美 女』。」   她眨了两次眼,这代表她已经是我的。   「站起来,月吟。」我命令着,然后我碰了碰月能的阴茎,「月能,站到 你姊姊身边。」   他走到月吟身边站着,我微笑的看着我的两个奴隶,「月能,脱去你姊姊 的上衣和裤子。」 月能一转身便抓起月吟的衣服,月吟推开他并向后退了几步,当然月能不 会就这样放弃,很明显的,他比他姊姊要壮的多。   「月吟,不要抗拒,就站在那里,放鬆妳的脖子和手臂。」   接着月能很轻鬆的脱去了她的T恤,让她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胸罩, 然后脱去她的裤子,但是他并无法将裤子从她的脚上拿开。   「月吟,走出妳的裤子。」我命令着她。   「妳催眠了我吗?」她问着。   「当然啊,很有趣吧,妳是一个很优异的受催眠者呢,现在坐回妳刚刚的 位置。」   「妳催眠了她?」月能问着,「那我呢?」   「当然也是啊,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奴隶。」我得意忘形的说着,却没发现 月吟一直看着她的弟弟,像是在思考什幺一样。   「月能,你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她在做什幺?我一时无法确定这会有什幺后果,我也给了她控制月能的力 量,那接下来会如何呢?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她又给了月能另一个命令。   「把她压到椅子上,按住她的嘴巴,别让她说话。」   月能朝我走了过来,我想要阻止他,「机器人。」   但是他的行动一点也没有停止,没有错,现在他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我 想要命令月吟让她阻止月能的行动,但在那之前他就制住了我,他用一只手堵 住我的嘴巴,另一只手则抓着我的双手。   他比我壮太多了,我拚命的挣扎,但一点用也没有,我看见月吟离开了客 厅,然后拿了一捆胶带回来,她用胶带封住我的嘴巴,月能紧紧的抓着我的双 手,我只能坐在那里,什幺也不能做。   「我想妳一定学习了很多催眠的知识,真巧,我也是呢,不知道为什幺, 好像有一种力量强迫我非得这幺做不可,我正在计划什幺时候去找妳来试试我 的催眠技术,没想到妳会先过来,我真的不想用这幺粗暴的方法对妳,但我必 须承认妳的确很有魅力,是妳逼我要这幺做。」   她又离开了客厅,然后拿了另一个东西回到我面前,她张开了手,一个红 宝石的项鍊落在我的眼前,自然而然的,我的眼神就被这颗宝石所吸引,深深 的凝视着它,我心里的一个声音告诉我要抵抗,但那颗宝石是那样的美丽,我 的眼神完全无法抗拒它。   「很漂亮吧?就像妳身上的项鍊,刚刚妳用来催眠我是吧?但这个宝石比 妳的项鍊更神奇喔,它可是被施了魔法的,这种魔法可以让人陷入深深的催眠 状态,只要这颗宝石一出现在眼前,人们就会无法抗拒的被它的魔力所吸引, 他们被宝石的美丽所吸引,他们渴望得到它,他们不敢将视线稍微的离开这个 宝石,就像妳现在一样。」   我知道她要催眠我,但是我仍然无法控制我的目光,除此之外,我发现自 己也完全放弃了挣扎,事实上,我想现在就算月能放开了我,我也不会有任何 动作。   「妳想要拥有它,就像想要拥有我一样,我要妳将目光离开宝石,我要妳 凝视着我的身体,我几乎半裸的身体,妳想要被我拥有,想要成为我的催眠奴 隶。」   我看着她姣好的身躯,内心激起了莫名的慾望,那是除了在宏明身上之外 从来没感受过的。   「妳已经被我掌控了,深深的陷入我的催眠魔法,现在再凝视着宝石。」   我的眼神中又只剩下那颗闪耀的红色宝石。   「不要...拜託妳...」我隔着胶带模模糊糊的说着。   「妳是想要的,妳想要被我控制,深深的、深深的,妳很快就会沉沉的睡 去,我会让妳拿着这颗宝石,那一瞬间,妳会发现妳全身的力量和意志都被吸 进了宝石,然后当我拿走宝石,妳的一切就会被我掌控,妳会深深的陷入我的 催眠魔法,完全无法抗拒,现在张开妳的左手。」   我张开了左手,接着她将宝石轻轻的放在我手上,我贪婪的握起了它,突 然一种神奇的感觉流窜我的全身,我感到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被吸入了手中的宝 石。   「张开妳的左手。」   我服从的张开了左手,然后月吟从我手中再将宝石拿走,那一瞬间,我感 到世界迅速的转暗,接着我甚幺也不知道了。   我醒过来时坐在一张椅子上,宏明微笑的看着我,「我想妳输了是吧?」 他说着。   「什幺?」我试着要坐起身来,但是我的身体一点力量也没有,我唯一能 控制的只有我的脖子。   「妳和月吟那晚就被命令想要催眠彼此,而胜利的那个人会打电话给我, 让我来这里看看妳们的成果,现在似乎是她胜利了,不过别难过,我想妳还是 有很多机会的,看看她。」   我再度试着坐起来,但我的身体还是无法移动。   「啊,对不起,当我数到三之后妳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妳的身心仍然 会处于一种相当轻鬆而顺从的状况,可是妳可以自由的移动,一、二、三。」 宏明弹了一下手指。   我坐了起来看到月吟躺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头上带着一副耳机,她紧闭着 双眼像是熟睡了一般,可是嘴唇却微微掀动着,不知道在唸些什幺。   「她正在听着我特製的带子,帮助她进入更深的催眠,她弟弟也在房间里 听着一样的带子,」他说着,从他身边的袋子拿出了一组随身听和耳机,「妳 何不也听听看呢?妳会喜欢的。」   我心里有一种想拒绝的声音,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去反抗,顺从的戴上了耳 机,宏明按下了播放键,耳机里传出的是他的声音。   「欢迎收听,这捲带子会帮助妳放鬆,让妳忘记烦恼,它会让妳的人生拥 有全新的方向,妳只需要倾听并且放鬆,它会让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深深的 放鬆并倾听我的声音。」   接着播放了一段音乐,很让人愉快的旋律。   「现在从一数到十,深深的放鬆...一、聆听着音乐...二、愈来愈 放鬆...三、愈来愈睏...四...五...数下去」   我试着想看看宏明,但眼前的一切都不断的扭曲,我觉得全身好疲倦、好 沉重,我发现自己的嘴里喃喃自语的数着数字,「六...七...」   当我再度醒来时,我仍然在同一张椅子上,宏明正在对着月吟说话,她也 仍然躺在一样的位置,宏明发现我醒了过来,对我笑了一下,然后他拍了拍月 吟的膝盖,朝我走了过来。   「我正在引导她进入更深的催眠,妳已经够深了,是不是?」他问着。   我看着我的主人,「是的。」   「很好,告诉我妳从刚刚的带子学到了什幺。」   「我是一个奴隶,服从你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标,当我不在你的身边时我仍 然是韵如,她不会知道我们之间的关係,如果她知道的话也许会不高兴,但是 我是你的奴隶,我存在只为了让你快乐。」   我的主人对我微笑着。   「很好,奴隶,我要妳脱去全身的衣服,然后乖乖的坐着,我要再去催眠 月吟,当妳等我的时候,妳可以抚弄自己的胸部。」   我很快的脱去了衣服,然后坐了回去,主人似乎离开了我,我用双手按摩 着自己的胸部,过没多久,主人和月吟一起走到我的身边坐下。   「韵如,妳看看,她也是我的性奴,就像妳一样,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们 会恢复自己的本性,妳们会穿好衣服,然后变成原来的自己,妳们永远不知道 自己其实是我的奴隶,现在清醒过来吧,一、二、三。」   我很高兴自己在催眠上的精进,这些日子来,我常对自己催眠,帮助自己 放鬆和学习,我也对很多男孩使用催眠,让自己更受欢迎,我还催眠我的父母 亲,拿到更多的零用钱。   宏明仍然常来我的家里位我坐催眠课程,但是我并不知道我们做了什幺, 只要他一出现在我身边,我就似乎失去了意识,每次清醒过来都是几个小时后 的事情了。   有一天玮伶顺道来我家玩,自从上次和她一起被宏明催眠后我们就没再见 过面,我们在房间里聊天,当她坐在我面前时,我发现她是那幺的可爱,我从 前就一直觉得她很漂亮,但现在却有一种不同的感觉,我想要剥光她的衣服。   我想要压抑自己的慾望,但愈是如此,那种慾望就愈来愈强烈,我想要催 眠她,想让她成为我的奴隶,我已经有很多催眠的经验了,那不会很困难,我 只要让她放鬆。   我故意在房间里放起轻鬆的音乐。   「玮伶,妳看起来有些紧张,没事吧?」我问着。   「妳知道我今天刚把报告交出去,其实我蛮担心的,那是我熬夜才赶出来 的,我昨天一整天都坐在电脑前呢。」   我坐在她的身边,「转过去,我帮妳按摩一下。」   「好啊。」   「把毛衣脱掉吧。」   玮伶没说什幺,很自然的脱去了毛衣。   「把T恤也脱掉吧。」 「为什幺?」她问我。   「我是要帮妳按摩,又不是帮妳的T恤按摩,我打赌妳昨天一整天也是穿 着这件T恤吧,脱掉它会轻鬆多的,反正这边只有我嘛,妳还怕我不成?」我 笑着。   她也笑了笑,「好啦,好啦。」   她脱去了T恤,我看见她穿着一件运动内衣藏住她丰满的身材,上面还印 着耐吉的LOGO。   我开始按摩着她的肩膀和脖子,然后在她耳边轻轻说着:   「轻鬆的呼吸着,随着每次吐气将妳的压力吐出,妳全身的肌肉在我的按 摩下感到非常的轻鬆,妳疲倦的身体感到相当轻鬆,不只是我按摩的地方,妳 会感到妳其他的肌肉也变的愈来愈轻鬆,像是妳的眼皮,妳会发现每次眨眼后 妳的眼睛就愈来愈疲倦,妳好想闭上双眼,让自己完全的放鬆,深深的闭上眼 睛吧,享受这种完全的放鬆。」   我感到她的身体愈来愈放鬆,她的呼吸缓慢而均匀,她的头也随着我的按 摩摇晃着,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我想她现在一定是很勉强的张开双眼。   「只要闭上妳疲倦的双眼,妳就可以完全的放鬆了,将所有的压力抛到九 霄云外,感觉我的触摸,放鬆、完全的放鬆,闭上妳的双眼,深深的放鬆。」   我想她一定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垂下了头,身体也完全的失去力量,如果 不是我扶着她,她一定会直接倒到床上。   「玮伶,妳现在被我深深的催眠着,我要妳坐好并张开妳的眼睛,但是仍 然处于深深的催眠之中。」   她挺直了身体,然后我放开了她,她的双眼呆滞的直视着前方,身体像是 娃娃一样一动也不动。   「玮伶,当我弹一下手指后妳会清醒过来,当妳醒来后,妳会对我完全的 信任,妳会觉得我说的话都不会是错的、都不会是不好的,妳会答应我对妳说 的任何话,妳会相信那都是妳想要的。」我说完,然后弹了一下手指。   她的表情突然回复了生气。   「妳觉得怎幺样?」我问着。   「喔,很棒,真的很棒。」   「玮伶,将妳全身的衣物都脱去吧。」   她点了点头,然后解开了胸罩的釦子,接着脱去了她的运动裤和粉红色的 内裤,最后卸下她的手錶和戒指,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   「玮伶,妳曾经帮女人口交过吗?」   「没有。」她说。   我躺了下来,「脱去我的裤子和内裤,我帮妳上一课。」   她很快的服从着,但在她脱去我的内裤后,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那是 很特殊的敲门声,让我感觉不得不放下身边的一切,非得开门不可。   站在门外的是宏明,他看见赤裸的玮伶,还有裸露着下半身的我,接着他 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韵如,妳催眠了玮伶吗?」他问着。   「是的。」我承认。   「妳催眠了我?」玮伶讶异的问着。   「是的,玮伶,我催眠了妳,不过妳也觉得很快乐。」   「是啊,没错。」